目前日期文章:20080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    前年聽到愛爾蘭踢踏舞王要來台灣演出,當時本來想去看的,但是一來找不到人一起去看,二來也嫌票價太貴,就這樣不了了之,今年她們又來台灣演出,還將台灣做為她們巡迴演出的第一站,興趣就被挑起了,就在開演前的10天左右匆匆的上網訂票,還不都是老公的猶豫,還好上網去看都還有位置,買了算是倒數第2等的票,而且很有趣的第一次遇到用手機簡訊去現場領票,因為距離開演剩沒幾天,它已經不能選擇郵寄方式取票,還好我的手機可以接收MMS,不然像一般功能比較差的,不就收不了了,這也算是滿好的一次經驗。

    這天下午表現法的老師不上課,於是我們的寒假也從中午開始,兩個人因為公司發了新光三越禮卷跑去館前店逛街,把禮卷花光,我們好像很少逛街尤其是百貨公司,但是跟逛賣場比較起來,逛賣場比較好玩,在百貨公司還遇到交九的同事,我們猜大概也是因為禮卷的關係吧!而且還遇到總統兒子陳致中夫妻帶著保鏢去買寢具,我是覺得沒什麼,加上又不喜歡他們一家人,個人主觀意識啦~後來買了羽绒外套還買了去角質的保養品,沒多久就把禮卷給花光了,花錢的感覺真爽,在新光三越逛了3個小時多吧,就想早點到小巨蛋附近找停車位,這天還真幸運,在健康路的巷內找到了一個停車位,加上假日不收費,真是賺到了,不然從我們停車到看完表演,少說也得要5.6個鐘頭,就最便宜的30元算,也得要150~180元。

    距離表演開演還有2個小時多,溫先生就說要去找到個地方休息跟吃飯,看到鬥牛士,想說去吃牛排,但是我從外面看進去覺得好像還沒營業,因為燈光很暗,他看了門上的營業時間又進去問了小姐,確實有營業,但是我說我不想吃,溫先生就很生氣的對我吼,因為他說我為什麼不早點說不吃,等他問了之後才決定不吃,讓他很沒面子,當下我真的很生氣,一轉頭就走去小巨蛋,打算領了票要他自己去看,整件事情是誰錯,是我嗎?溫先生的想法是我錯,但是我卻不覺得我有錯,就算有錯也是我不應該讓他去問了櫃檯小姐最後還說不吃,讓他很沒面子,但是也不需要當著大街上對我吼啊!這點就是他的錯,結果晚餐就在小巨蛋旁的麥當勞解決了,還遇到吳東亮一家人,在早之前還提到這個人,沒想到就遇到了,還遇到葉璦菱,我是沒注意看啦~因為是溫先生先看到的,等要看的時候只有看到他的背影。

    火焰之舞(Feet of Flame)~終於要排隊看表演了,之前想說七點到應該就OK了,沒想到到了現場才知道6點半就要排隊進場,大概是人多吧!不過我們很準時的6點半進場,這時候人其實不多,我們還在那邊討論說下次要再小巨蛋看表演,那邊的位置是最好的,在最後的比對之下,就3樓黃區的的部份,要選擇黃G區大概前面幾個號碼的位置是最好因為剛好是舞台的中間,至於二樓是我們公認最不好的,除非舞台是圓形的,要不然2樓的位置在舞台的兩邊不是很好,慢慢的人潮愈來愈多,沒多久的時間,整個小巨蛋已經坐滿了人,算算也有8成左右的觀眾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20504865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七點45分開始演出,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,我是沒看過之前他們在英國海德公園演出的DVD,所以看演出的時候都覺得新鮮好看,溫先生因為看了DVD不止一次,所以重頭到尾就聽他在小小的批評舞台太小,舞者太少,要不然就說徒弟抄襲師父,其實他說的有道理,但是場地受限是既定的,舞者是配合場地去協調,至於徒弟抄襲師父這點我就覺得就保持原創性,這是無法避免的,況且舞王也不是浪得虛名啊!大家衝的不就是那些表演,不過也許他可以加點屬於自己的東西,也許就會更有看頭,畢竟看過海德公園那場經典表演的應該也不少,兩者相形之下,台北的演出就遜色了許多,總括下來,他們的踢踏實力真的很強,光是聽到音樂也很想隨著踏起來,燈光、爆破效果,都很震撼全場,是一場不錯看的表演,整場表演我以為全部都是跳舞,其實不然,它是有劇情的演出,從一開始的小精靈帶起整個故事,中間還穿插了小提琴演奏,兩個女生拉著非常輕快的曲子,剛開始我以為是配樂,後來仔細聽才知道原來是現場拉出來的聲音,那時候更加佩服,因為他們除了拉小提琴還要配合舞蹈全場跑,而且曲目又是那麼緊湊快速,真的很不簡單,還有一位美女演唱,溫先生說她很敷衍,因為服裝一套到底,不像在海德公園那樣的華麗,沒辦法啦~海德公園的那場演出我想應該算是經典之作了,除非有更優的場地,不然應該沒有辦法勝過吧!最後的ENGING最讓我印象深刻,因為台上80位齊聚在一起,整個踢踏舞者排成一排,配合音樂,哇~無法用文字形容的棒啊~連續4次的安可畫下完美的句點。

Chuang M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  在體檢報告出來後,自己心裡就有個底了,只是不想去面對,因為一次的開刀已經讓我元氣大傷,更別想說想要有第二次,但是這次似乎不是我能做決定的,因為原先的月經總是最慢也才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,這次卻拖了快2.3個禮拜血還是不斷的流,我想是要去看醫生的時候了,果不其然,不正常的排血得要透過超音波來做確定,醫生在我的子宮頸發現有點糜爛甚至有傷口,所以才會導致血不停的排泄,甚至也查出我子宮裡有腫瘤,這就是我前面說的心理有個底的原因,因為如果不出血我想我會是鴕鳥心態,不理它,只要不要有任何閃失,我就可以安然過日子不需要開刀處理,偏偏事與願違啊!

    就這樣我進了基隆長庚醫院做檢查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幾次的密集門診檢查,確定了開刀時間,因為已經不容許我拖延下去,腫瘤已經大到比第一次開刀時的腫瘤還大,將近快要9CM,說真的自己也被嚇到,從9月底的體檢才1CM2CM的腫瘤,才短短兩三個月已經生長到了將近9CM之大,那種超乎想像的生長,已經讓我無法做其他決定,勢必要動這一刀,本來不想告訴爸媽,畢竟開刀是一件大事,老公說還是得跟爸媽報備一下,果然他們也是很擔心,之前第一次開刀的時候醫生就說過復發的機會很大,只是沒想到那麼快,距離第一次開刀也才兩年的時間,難不成兩年為一輪,哇~我不想要,想到這點我就全身發軟,唉...要斷很簡單,割掉右邊卵巢永絕後患,但是我還沒生小孩,老公一定也不答應。

    12/13不是黑色星期五,這天接到通知準備住院等待明天開刀,不過有過一次經驗了,所以這次跟老公兩個人拖到5點多才進醫院辦理住院手續,其實此時的心情還算平靜,有過一次經驗,所以再次面對開刀這件事,我倒是還OK,只不過還沒動刀前已經被醫生搞糊塗了,因為搞不清楚到底是要開子宮肌瘤還是卵巢腫瘤,因為他說的跟開刀同意書上寫的是不同,這點得在開刀前搞清楚,還好稍晚遇到了醫生,也問了個明白,反正就是得挨一刀,位置也就無所謂了啦!

    晚上老公帶電腦到醫院來,在病房看哈利波特,但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淑媚傳染了感冒,因為入夜後身體愈來愈不對勁了,我發高燒了,明天要開刀,我卻在這時候發燒,全身好難過,護士不敢給我藥吃,只因為明天要開刀,加上12點過後要禁食,我連水都不能喝,護士給了冰枕,我只記得自己是在迷迷糊糊極度難過之下度過,而發燒也因為睡了冰枕似乎有點退燒了,隔天早上護理長來了,問我有沒有確定要開刀,因為從病歷看到我昨晚發高燒,這樣的話會造成開刀麻醉上的風險,心裡是有點猶豫,但是一想到已經請好假了,如果就這樣請了兩天又跑回去上班,等病好了又在請假,那真的有點麻煩又怕被說話,於是硬著頭皮告訴護理長我決定開刀,就這樣從早上等到下午終於要把我推進手術室了。

    到了手術室,麻醉師也來說明待會開刀麻醉的事宜,看了看病歷也是同樣的問題,說擔心因為麻醉引發肺炎,這下子真的有點緊張了,開刀就是要把病治好,如果又因為麻醉搞的更嚴重,好像也不太好,但是我還是心一狠,不相信真的會被我遇到,我還是決定開刀。

    經歷過兩間長庚的設施,發現林口長庚設備還是比較好,不過基隆長庚的開刀房的護士比較好,因為她們為了讓我不要太緊張,猛跟我說話還說笑話,心情多少可以舒緩一點,接下來的時間就一片空白了,出開刀房到進病房,這段時間因為麻醉的關係我完全沒記憶,只知道身體很不舒服,元氣大失,就像是洩了氣的汽球,很不喜歡這樣的感覺,就這樣我不知道怎麼過了開刀後的第一晚上,極度難過中睡著又被護士叫醒吃藥,因為晚上小溫還得去學校上課,就請媽到醫院照顧我,等9點半小溫下課才來跟她們替手,有自己爸媽在旁邊真的比較好,雖說婆婆晚上也過來,但是怎麼親也比不上自己的爸媽親。

    住院第二天,大概是前一天我開刀跟晚上的教課,小溫已經是呈現昏睡狀態,叫都叫不醒,真的很氣人,但又心疼他太操勞,但是我想趕快恢復體力,撐著根本就沒胃口的身體強迫自己吃點東西,中午過後護士拿藥來,還囑咐說要去上廁所,但是一點都沒有感覺想上廁所,護士卻說不去的話就要用導尿的方式喔!嚇的我趁著爸媽在病房,說我要下床去上廁所,其實這時候根本還沒有體力,果然撐過去上完廁所,回程短短的路我已經沒印象了,據老媽的說法,眼睛翻白昏過去,還好力氣大的老爸把我抱回床上,至於小溫喔!他抱不動我!真是被他打敗,過幾秒鐘我醒來了,我媽才放心,要我不要太逞強了,乖乖的用醫院的便盆椅上廁所,還好沒吃東西不需要大便,不然那不是臭死了,哈哈......這天點滴裡面已經沒加止痛劑,而傷口也沒像昨天那樣的痛,唯一會痛的就是導血器的傷口比較痛,又不好隨便動,真是難睡,晚上體溫也還是有點高,靠著冰枕才好入睡,就這樣昏睡當中度過在醫院的第二天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天老爸老媽跟阿維從桃園上來,帶了一隻燉雞給我吃,也吃不太下啦~頂多喝點湯吃點紅棗,而今天的體力也比較好一點,早上老公買了稀飯給我吃,吃了一大碗多少也有補充到一點體力,害我真想今天就辦出院回家去,早上醫生來巡房,想說星期日應該見不到他人,沒想到才說完人就出現了,他看了看傷口就說,導血器可以拿掉了,髒血已經排的差不多了,天啊~光是動一下就會痛了,那要在沒有麻醉之下拔掉不就痛到昏倒,結果醫生說不會很痛,因為他的技術很好的,護士準備好一些紗布跟消毒器具,說真的在抽出導管的時候,真的很痛,不至於痛到昏過去,但是還是真的感覺到痛楚,拿掉真的很輕鬆,因為就不怕睡的時候去壓到它,還有一點讓我很痛的就是點滴的針,記得剛辦住院,護士要抽血檢查,我貢獻了我的兩隻手臂才完成兩管的血液,明明一針就可以抽兩管的,我變成一管一針,痛到眼淚都跑出來了,護士給了結論說我的血管太細了,現在的點滴針頭也是一樣,加上動來動去,光是重打點滴針就有3次的紀錄,手臂都是瘀青,後來他的一句話,讓我可以不用打點滴而且可以辦出院回家去囉!真是太好了,趕快就起床準備換下身上的病服,才住幾天怎麼收起東西還真不少,不過等了快一個早上不見護士來通知,好不容易終於來了,終於可以離開醫院回家去,不過短短的路程才到樓下辦出院,我就已經頭昏眼花,我真的沒問題嗎?離開醫院突然有種放鬆的感覺,接下來的休養才是重點吧!回桃園去可以讓老公安心上班,我呢可以當大小姐,負責養病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,真是享受啊!但是一想到醫生說以後還有可能會再長,唉~不知道要挨多少刀啊!

 

 

 

 

Chuang M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